我用少女贞洁换来录取通知书

  • 日期:2012-07-19 09:53
  • 来源: 快乐学习
  • 浏览:
  • 字体:[ ]

  口诉:安安(化名)

  我是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女孩。小学和初中都是在乡下就读的。由于我家地处偏僻,在镇上读初中的时候,我就寄住在一个拐弯抹角的姓杨的亲戚家里。这位亲戚其实也是我的老师,他教了我们三年的语文。

  那时杨老师还没有结婚,学校分给他一间单身宿舍,每天晚上他都会回父母家住,我就住在他的这间宿舍里。他和我都有钥匙。生性单纯的父母和我都没有什么防备之意。杨老师对我很好,关心我的学习,也关心我的饮食起居,尽管他只比我大几岁,但有时候他就像一个父亲一样,生活上关心备至,学习上则对我十分严格,可以说,是他一手把我送进了重点高中。

  杨老师在我心里的形象是非常美好的,亦兄亦父亦如师。但也可以说,是他把我推进了深渊。

  15岁,我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市里的一所重点中学。因为人生地疏,父母再一次拜托杨老师想办法照顾我,于是他找到了他的一位在重点中学任教的同学。巧得很,他的这位同学刚好在这一年接手高一当班主任,于是把我安排进了他的班。安排好这一切,杨老师放心地回去了,临走的时候对我说,牛老师是他的好朋友,我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他。

  在这所处处都充斥着名牌服饰的重点中学里,我这个来自乡间的女孩就像只丑小鸭,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了。同学们都说着字正腔圆的普通话,不加掩饰地嘲笑我普通话里浓厚的方言味。我变得自卑沉默,几乎没有什么朋友,老师们也不太注意我,每次上课提问的时候,我都深深地埋着头,生怕老师点我的名。对于已经进入青春期的学生,老师们还是很照顾自尊心的,渐渐的,老师们就任我在课堂上沉默了。

  但受杨老师所托的牛老师还是时不时地向任课老师们打听我的情况。有一次他问我生活上有什么困难的时候,我嗫嚅着告诉他自己恐高,每天晚上都担心自己会从上铺上掉下来而无法入睡。几天后,我就被换到了下铺。我心里对牛老师充满了感激,觉得他和杨老师一样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好老师。

  月考的时候,我的成绩排在倒数第五名。上晚自习的时候,牛老师来了,在我的旁边站住,摸了摸我的头说:“学习上有困难,可以来问我。”

  在镇中学的时候,我算得上是老师的得意弟子,备受老师宠爱。可是进了重点高中,强者如云,再加上心理状态不太好,我的表现一直很差。老师们对成绩优秀的同学自然是青眼有加,这让我心中有一种深深的失落感,可是牛老师这个抚摸的动作却让我心里备感温暖。

  偶尔在校园里与他相遇,他总要停下来,问我生活上有什么困难,学习是不是跟得走,这样的关怀和鼓励,对一个丑小鸭般的女孩来说,是难能可贵的。

  我开始期待上晚自习。因为只有晚自习的时候,班主任老师才会到教室里来巡视,和同学们谈谈心什么的。牛老师虽然没有任我们的课,却在晚自习的时候认真解答我们提出的问题。有一次,下晚自习以后,同学们都回寝室去了,我还在那儿为几道数学题发愣。他坐在我旁边小声地为我讲解,他的手就搭在我的肩上,手掌的温度从掌心隔着衣服传达到我的身上。那一刻,我天真地以为,老师是关心我的,这种想法甚至令我受宠若惊,感激万分。

  只是在和牛老师呆在一起的时候,有时候不可避免地会有身体的接触。那时候我已经开始发育,胸部开始突起,有了少女美好的曲线,当他和我谈话的时候,当他给我讲解习题的时候,他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常常会碰触到我年轻而敏感的身体。我有点害羞,可是看老师的神情又是那么的泰然自若,我也就没有往深处想。在我眼里,他是和杨老师一样和蔼可亲的长辈。

  在他的鼓励下,我的成绩有所上升,但英语和数学还是在原地徘徊。我很苦恼,我知道父母对我寄予了怎样的厚望,他们节衣缩食,甚至四处借贷供我读书无非是希望我像金凤凰一样飞出农门。

相关文章

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版权声明意见建议 RSS订阅 TAG标签网站地图

COPYRIGHT 2009 - 2019 自学习网湘ICP备13002298号

本站部分内容摘自网络,若您的文章不愿被本站摘录,请及时通知我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