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响我生活的三位老师

  • 日期:2012-02-06 10:57
  • 来源: 家长学堂
  • 浏览:
  • 字体:[ ]

    不是所有的人你每天都会想起,但熊兴桃、许文秀、乐玲华这三位老师,会常常让我想起——在我困难、懈怠的时候,因为我从事着她们当年的职业。

熊兴桃是我在江西赣州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的班主任。当时的我有点特殊,没有户口——户口跟着受着文革冲击的母亲在农村;父亲又是有“政治问题”的。当时班里常常有同学老师背后议论我的家庭我的父母,甚至还有的家长“告戒”孩子不要和我玩。比我的母亲年长很多的熊老师不管这么多,她让我当了班长。熊老师很少说教,也不特别地照顾我什么,只是她常常让我为她“跑腿”,拿粉笔,送作业,叫同学到办公室……在这些“跑腿”中我感到了一份信任,一份亲近。最让我忘不了的是她对孩子的那爱怜的目光,如冬日暖阳。凭着这份爱怜,在那个年代我的心理没有扭曲。当时我也特别地给老师争气,每天很早到学校,下午检查完班级的卫生才离开,每年的成绩都是年级第一。熊老师没有什么至理名言,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,但她用看似平常的行动,告诉了我作为一个教师应该怎样对待孩子对待学生!

2001年,时隔30年,我带女儿重回赣州,去了我的母校,寻找我的恩师。但她早已退休搬了家,经过多方打听,才得知她还健在。也许今生再也见不到老师了,也许见到了她也不认识我了,但老师给我的爱会永存心底,我会把她曾经给我的那份爱传递给别的孩子。

第二位老师是我在滁州一中的班主任许文秀老师。许老师大大的眼睛,总是笑着,哪怕是在生气的时候。她的课讲得很精彩,在我做了老师以后我才明白那叫做“投入”叫做“热爱”。她的身体不好,有比较严重的心脏病。无论她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有什么不舒服,她从来不会把不好的情绪带到课堂上来。我做了老师以后,我自觉不自觉常常以许老师为榜样,无论生活中发生了什么,绝不把不属于课堂的情绪带到课堂上来,不迁怒别人;任何时候都用饱满的精神对待工作。

乐玲华老师是我大学时候的语音学老师,我敬佩她的敬业精神,对待乐老师,我也一直心怀愧疚。乐老师是我语音学老师,语音学的一半课程与发音有关,她常常要整节课带读,不停地纠正我们发音中的错音,有时候她累得趴在讲台上。我们班的同学来自各地,她研究方言,一个一个询问我们同学家乡的某些字的发音,引导我们比较方言中的异同。然而我实在忍受不了这门课的枯燥乏味,便写了一张请假条,顺利地逃到了阅览室。虽然我不喜欢语音课,但成绩一直在系里很突出,乐老师在我后面的两届师弟师妹中夸我在语言上“有天赋”,“有灵性”,常常拿我的考卷和她认为最出色的七七级七八级学生相比。让我内疚的事情发生了,她亲自到我的宿舍里来问我愿不愿意考她这门课的研究生,她还帮我联系了导师……懵懂莽撞的我,告诉她我喜欢的是文艺美学,肯定不会去考语言方向的研究生。我已经忘了怎么和乐老师告别的,但很快愧疚强烈地啃噬着我的心!我不敢也不愿意再见到已经不带我课的乐老师,我伤了她的心,断了她的企盼。毕业时我让留校的同学给我带了一封信给她,述说了我的愧疚与不安。

这些事都过去二三十年了,重提这些老师,是因为她们虽然平凡,但在平凡的工作中重塑了心灵,在平凡的岗位上告诉了我们如何为人做事。

   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版权声明意见建议 RSS订阅 TAG标签网站地图

    COPYRIGHT 2009 - 2019 自学习网湘ICP备13002298号

    本站部分内容摘自网络,若您的文章不愿被本站摘录,请及时通知我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