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最敬重的老师只给我上过一节课

  • 日期:2011-12-27 09:44
  • 来源: 学拉拉
  • 浏览:
  • 字体:[ ]

  我的母校武汉市15中,解放前叫博文中学。上世纪60年代,那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。教我们美术的是著名国画家端木苜锡,教我们音乐的是冼星海的同学,教我们历史的是一个“国军”的起义将领,而邻班的英语老师,则是上海乐团的一位大提琴手……政治风暴像沙尘一般把他们吹落到宁静的校园,全不管对中学讲坛是否奢侈了点。

  在这些人里面,还有位德高望重的语文老师李生豪,尽管他没给我们代课,我们却都非常敬仰他的才学和人品。

  有趣的是,从我的座位斜望过去,正好能看到他站在邻班的讲坛,高高的,瘦瘦的,前额宽大,脑后的头发已经灰白。交叉传来的讲课声,苍凉而略带沙哑,是地道的京腔,韵味十足。轮到他上课时,我便常常走神。

  1964年5月的一个晚上,校园里槐花飘香,锣鼓喧腾。老师们排演了一场全本《打渔杀家》,挑大梁饰萧恩的就是李生豪。听内行人说,京剧老生行,有的重唱工,有的重做工,有的重武功,而《打渔杀家》却是出文武并重的老生戏,唱念做打要求都很高。戏台搭在中山坡和六角亭之间。大幕拉开,丝竹声里,萧恩父女驾一叶扁舟,在烟雨江上撒网打鱼,听得一曲西皮快板:“昨夜晚吃酒醉和衣而卧,稼场鸡惊醒了梦里南柯……”苍凉沙哑,字正腔圆,唱念白俱用本嗓,韵味十足。手眼身步法,一招一式都不含糊。等到开打,更是腾挪跌宕,身手矫健,叫人不敢相信他就是讲坛上那个斯文儒雅的老先生。

  不久,与这场演出相应和,端木老师举办了一次画展,这又是15中校园文化的一件盛事。校政厅内丹青满堂,翰墨飘香。留言簿里,赫然写有李生豪老师即席赋得的一首五律,颇有唐人遗风,大家佩服得五体投地。有一次,我到同学家作客,其父是武汉市教育界的前辈。书房内有一条幅,是主人珍爱之物,细看原来是李生豪墨宝,字体苍劲硬朗,又不乏飘逸洒脱,一如他萧恩的扮相。二方名章闲章,更是古朴稚拙。

  一直到高考前夕,按理工农医文史三类分班复习,我才有了机会作他的入室弟子,可惜不知道什么原因,他只给我们上了一节复习课。记得他讲课间谈起鲁迅先生批评某些人“连明人小品都点不断”,便笔走龙蛇,信手在黑板上写下一篇苏轼的散文《游承天寺》,叫我们断句标点。我立即走到黑板前三两下标定,他看后漾出一脸的笑来。

  若干年后,我也走上了讲坛。常想起只给我上过一节课的李老师。在文化断层中接受教育的我,和他一比,总觉得自己实在是愧为人师,尤其是愧为语文老师了。不过有一点值得欣慰的是,我在中学时代遇到了那么多好老师。随着年纪越大,我对祖国传统文化的亲切感,认同感,归属感便越来越浓,越来越强,那都是李老师他们播下的种子啊。

  (作者单位:武汉市洪山高级中学)

   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版权声明意见建议 RSS订阅 TAG标签网站地图

    COPYRIGHT 2009 - 2019 自学习网湘ICP备13002298号

    本站部分内容摘自网络,若您的文章不愿被本站摘录,请及时通知我们。